首页 商标 专利 版权 政策 服务 维权 全国 知产 图片

新闻

旗下栏目: 新闻 案例 驰名 分类 法规 理论

“大姨妈”怎么就不能做商标了?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5-05
摘要:一、大姨妈一波三折 2019年中国法院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中,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厦门美柚、北京康智乐思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大姨妈商标无效宣告行政纠纷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行再240号行政判决书,下称最高法判决)刚刚公布,包括第38类在内的大姨
一、“大姨妈”一波三折
 
2019年中国法院50件典型知识产权案例中,最高人民法院审理厦门美柚、北京康智乐思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大姨妈”商标无效宣告行政纠纷判决书(最高人民法院(2019)最高法行再240号行政判决书,下称最高法判决)刚刚公布,包括第38类在内的“大姨妈”注册商标被终审宣告无效。
 
故事梗概略复杂。北京康智乐思的女性经期管理软件“大姨妈”在第9、38、42类获得商标注册,厦门美柚申请宣告“大姨妈”商标无效的请求虽在商评委获得支持(商评委认定缺乏显著性),随后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和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却均认定“大姨妈”具有显著性。美柚不服隧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诉,最高法提审后以“大姨妈”有不良影响为由撤销北京两级法院在先判决,其中针对第38类“大姨妈”商标无效的判决书即成为2019年度典型知识产权案例。
 
 
 
最高法判决虽然提及显著性问题,却是以先前行政和司法程序中均未提及的“具有不良影响”构成裁判基础。最高法的判决不但是“大姨妈”商标命运的再次反复和致命打击,也将成为同类案件类似判例的样板。到底什么是商标法绝对禁止的“不良影响”,很有必要借助“大姨妈”认真讨论。
 
二、“大姨妈”并没有不良影响
 
(一)“大姨妈”本身没有不良影响
 
”大姨妈“指称女性经期。不论在语言学还是在普遍社会认知中,”大姨妈“都只是对经期的委婉语,并无贬义或戏虐。
 
不仅厦门美柚在再审申请中认为“大姨妈早被普遍用来指代月经”,最高法判决也认为””大姨妈“原义是指母亲的姐妹。近来作为月经的俗称,指代女性月经“。
 
既然“大姨妈”是对月经的普遍指代和委婉语而这款商标又专用于经期管理,那么逻辑上认定“大姨妈”有不良影响就是认定月经有不良影响,但恰恰这样才是违反普遍的社会价值观。
 
有趣的是虽然厦门美柚在再审申请中提到“大姨妈”构成不良影响,自己却并不吝啬使用。以下是随手可以搜到把厦门美柚和”大姨妈“关联的报道:
 
l “大姨妈神器”美柚股份已进入上市辅导 2019年营收超6亿元(经济观察网)
 
l 经期助手美柚:从“大姨妈”工具到女性社区(腾讯数码)
 
l “大姨妈”记录工具美柚计划上市,经营数据屡遭质疑(时代周报)
 
l 美柚怎么设置大姨妈周期 美柚设置周期教程(pconline)
 
l 美柚又完成10亿元融资 小伙关注“大姨妈”发家(海峡导报)
 
l 厦门一公司春节放假13天 女员工可享“姨妈假”(人民网转载厦门日报)
 
更有趣的是厦门美柚曾借给女性员工提供”姨妈假“福利顺势推出“我要姨妈假”微博话题,在2014年5月5日进入当日微博热门榜前3,成为当年年度微博营销经典。看上去有没有不良影响关键在于谁用,康智乐思用”大姨妈“就有不良影响,美柚用”大姨妈“就是关爱女性。
 
(二)主观和客观都没有不良影响
 
最高法判决援引的《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八)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
 
《商标法》该项规定法理依据是民法公序良俗原则,具体解释可以参考(原)商标局和商评委《商标审查及审理标准》:
 
“《商标法》第十条中的“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是指我国人们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规范以及在一定时期内社会上流行的良好风气和习惯;“其他不良影响”,是指商标的文字、图形或者其他构成要素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的、负面的影响。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具有其他不良影响的判定应考虑社会背景、政治背景、历史背景、文化传统、民族风俗、宗教政策等因素,并应考虑商标的构成及其指定使用的商品和服务。”
 
审查标准除了不涉及“期间”的政治,民族,宗教等负面影响外,审查标准还规定了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其他负面影响的商标案件,如“六合彩票,杀人案”。他们,街头霸王,混蛋,赤裸裸的奔跑兄弟,刁斯男人”等等。禁止使用的词语包括粗俗,暴力,侮辱或赌博,这显然与社会主义价值观背道而驰。
 
所申请商标的主观状态也是判断不利影响的参考。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在审理“ MGLB”商标案中(2018年),北京最终在第二次审理中,提到了137项行政判决,尽管该争端已申请商标指的是“我的生活越来越好”,但在同时指出,申请人:“在申请商标纠纷时也已经申请了“ caonima”商标,因此,以低俗的方式迎合不良意图的明显的文化品味,在实际使用过程中对有争议的商标进行了处理。粗俗的,不好的生意推广。”
 
最高人民法院在第100号行政判决中也指出。最高人民法院(2018)188号关于“叫鸭”商标案:“(申请人)威美曲翔公司不仅申请诉讼商标,还申请“叫鸡”商标,还可以确认其注册低俗商标和追求不同种类的主观意图。”
 
定期APP是一种专注于妇女在其时期内的健康管理的工具。使用“句号”作为商标是为了突出产品的主题,从任何角度都看不到所谓的低俗打主观心态。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商标 | 专利 | 版权 | 政策 | 服务 | 维权 | 全国 | 知产 | 图片

商标宝·上海商标专利网 Power by DedeCms 皖ICP备19018200号  技术支持:商标宝

电脑版 | 移动版

在线客服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