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商标 专利 版权 政策 服务 维权 全国 知产 图片

海外

旗下栏目: 新闻 案例 海外 法规 理论

Hipgnosis是怎么做音乐版权投资的?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人气: 发布时间:2020-07-24
摘要:Hipgnosis是怎么做音乐版权投资的? 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的持续蔓延对全球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都造成了巨大冲击。亚洲开发银行在5月份就表示,今年全球因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可能高达8.8万亿美元。而音乐产业也不能幸免,高盛在5月份预估道,2020
Hipgnosis是怎么做音乐版权投资的?
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的持续蔓延对全球经济、文化等各个领域都造成了巨大冲击。亚洲开发银行在5月份就表示,今年全球因新冠病毒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可能高达8.8万亿美元。而音乐产业也不能幸免,高盛在5月份预估道,2020年全球音乐产业收入将下降至多25%。
据世界经济论坛报道,新冠疫情影响下,占录制音乐收入1/4的实体唱片销售下降了约1/3,数字销售下降了约11%。尤其是在隔离期间,现场演出活动几乎处于停摆状态。高盛在一份研报中预计,现场音乐领域全年收入将暴跌75%。
不过,在一片萧条形势中,英国版权投资公司Hipgnosis Songs Fund的股价在疫情期间却一路逆势上涨,并于7月8日达到了历史新高122.50便士,总市值达7.55亿英镑,而其在1月底股市出现震荡前的股价只有108便士。
那么,以音乐版权投资为主业对的Hipgnosis Songs Fund是如何抵御住疫情风险的?音乐版权资本化对音乐产业又意味着什么?
曲库回报率为三大唱片近14倍,Hipgnosis靠的什么?
据Hipgnosis Songs Fund本月最新发布的2020财报显示,公司年营收增长至6469万英镑,与上一财年的722万英镑相比增长近9倍;旗下54类曲库(13,291首歌曲)组合的独立价值为7.57亿英镑,自收购以来净增长11.4%;2020第一季度的付费人数增长了5%,超出了COVID-19之前的预测,多项指标均呈现出良好的发展态势。
 
最新消息显示,Hipgnosis Songs 近期将通过发行新的C股再筹集2亿英镑,继续扩展音乐版权投资版图。公司创始人Mercuriadis说:"与三大主流唱片公司相比,我们以他们曲库0.5%至0.9%的歌曲数目,实现了他们7%至12.5%的收入。"也就是说,Hipgnosis旗下曲库的平均价值回报是三大唱片的近14倍,而其财报中显示,Hipgnosis的每首歌曲净发行商份额约为5,000英镑,而华纳音乐为135英镑,是后者的37倍。
作为伦敦证券交易所唯一一家音乐版权投资公司,Hipgnosis 通过投资歌曲和相关的知识产权(主要是机械灌录复制版税、公开表演版税和影音同步授权许可版税),为投资人提供可预测和可信赖的收入。Hipgnosis能在疫情期间获得可观收入,首要原因就在于流媒体渠道的收益占该公司全年数字收入的75%。而财报显示,公司该财年通过流媒体获取的收入增长了51%。
疫情期间,人们对音乐的需求反而在增大。疾病大流行减少了外出活动,工作处于停滞,娱乐场所关闭,让音乐聆听行为成为很多人的首要娱乐,于是音乐的流媒体播放量明显增加。截至2020年3月31日,Spotify Premium订阅用户同比增长31%至1.3亿;TME今年第一季度的在线音乐付费用户数量达到了4270万,同比增长50.4%;网易云音乐在2020第一季度也实现了同比三位数的营收增长,付费会员人数和直播收入都在持续增长。
财报还显示,市场中"老歌"的流媒体消费出现了激增。受疫情影响,在大部分新唱片的发行被搁置的情况下,用户对这类经典歌曲的需求显著增加。Hipgnosis在报告中表示,疫情期间,如《Sweet Dreams (Are Made Of This)》和《Livin On A Prayer》温暖人心的歌曲都取得了不俗的播放成绩。目前其曲库中的大部分歌曲都是怀旧经典风,拥有Billboard 2010-2019年近十年最热门100首歌曲top5中的4首歌,top100中的18首。
 
这些歌曲虽然较少出现在现场演出中,但在流媒体平台有高曝光率。这也是Hipgnosis能在疫情期间蓬勃发展的又一原因。其财报也显示,公司曲库中65%的消费量来自经典歌曲,其相应的流媒体收入也得到大幅增长。
据报道,Hipgnosis自2019年9月30日之后,收购了很多高质量的歌曲,这些作品中包含了大量的怀旧歌曲。疫情期间也不停止收购动作,7月17日,Hipgnosis 还购买了三届格莱美奖得主、制作人、歌曲作者RedOne的作品曲库,并获得了RedOne 337首歌曲100%的版权。目前为止,RedOne已经为全球多位音乐人创作或制作了185首榜单第一以及超过600首榜单前十的作品。
从去年12月中旬到今年3月底,公司收购了包括Bon Jovi、Richie Sambora、Blink182以及Tom Delonge等音乐人的大量歌曲版权。
 
在完成新一批的歌曲收购后,该公司的曲库构成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截至2019年3月末之前的1年内,HSF曲库中只有10.2%来自发行10年以上的歌曲。但到2020年3月末,发行超过10年的歌曲占比已经超过了三分之一(32.5%)。
 
同时,曲库中不同风格歌曲份额的变化也进一步印证了其试图减少对流行歌曲依赖的投资策略。截至2019年3月末,HSF曲库的中流行音乐占比约49.6%。而到2020年3月末,流行音乐的份额下降至45.2%,而摇滚歌曲的份额则从4.8%同比增长到了29.1%。
从各种歌曲风格所占的份额及增长情况可见,最受Hipgnosis喜欢的音乐风格以Pop和R&B,以及包括嘻哈、摇滚在内的垂类音乐为主。随着垂直曲风在国内乐坛发展势头的越发强劲,包括电音、说唱、摇滚都在近两年先后迎来了一段在主流市场进一步渗透的快速发展时期。
所以,无论是跨时代的经典作品还是更为垂直的音乐风格,“构建一个经久不衰的以经典金曲为核心的投资组合”是Hipgnosis一直以来的投资策略,这也是它能在音乐版权投资保持超高回报的原因。
版权资本化将给音乐产业带来什么?
可见,Hipgnosis的发展不仅在于流媒体的大力推动,更关键在于它通过将音乐版权资本化,使歌曲成为具有诱人回报的不相关资产类别。
值得关注的是,该资产类别在其他行业和市场遭受重创时,显示出了极大的韧性和生命力,为疫情下的音乐行业寻找更具创新性和可持续性的盈利方案提供了启示。
在知识经济时代,知识产权具有多元应用价值,其不仅是一种保护手段,也可以通过证券化成为一种有效的融资工具。将音乐版权资本化,不仅增加了歌曲投资的新渠道,也加深了音乐创作与市场机制的联结,从而相互促进。
音乐版权证券化可以追溯到 1997 年 2 月,当时英国20世纪最重要的摇滚明星大卫·鲍伊将自己1990年之前25张专辑(287首单曲)在未来的版税打包成债券,卖给了美国保诚保险公司,成功筹集了5500万美元,开启了版权证券化的先河。
 
如今,在美国知识产权证券化市场中,音乐版权证券化是仅次于电影作品证券化的第二大知识产权证券化类别。音乐版权证券化通过产生即付现金,增强了艺术家的变现能力,参加证券化的艺术家可以将其未来的版税收益转变成一次性现金付款,由此艺术家能够集中他们的资源用到新一轮的创作或其他事业中去。
此外,音乐版权证券化也使艺术家在一定程度上摆脱对唱片公司的依赖。在证券化之前,艺术家能够利用其未来音乐版权收入仅有的几种方法之一就是出售他对歌曲的版权。但是,一旦卖掉了版权,艺术家就不能分享歌曲未来的增值,失去了收益权。而在证券化中,艺术家并不出售其对歌曲的版权,版权收益只是暂时转让出去。正如Hipgnosis 在年报中提到,音乐版权资本化的潜在目的是提高歌曲作者在音乐市场中的经济地位。
 
但音乐版权证券化不是万能的,它不能解决所有艺术家的资金短缺问题。版税收入的证券化要求有可靠的现金流作保证,因此只有少数顶尖艺术家可以利用这种交易形式。Hipgnosis 能够取得目前的成绩,很大程度要归于他们的曲库只获取专注于经过时间和市场验证过的高知名度的歌曲和艺术家,"通常是那些随着时间不断播放,具有持久的吸引力,具有产生可预测和可靠收入记录的歌曲目录。"
这也意味着,那些真正需要资金的小众音乐人往往无法获得融资,而不差钱的歌曲版权所有者则会渐渐垄断这一市场。由于证券化后的音乐版权是出版业市场化和知识保护协议相结合的产物,从而使版权具有排他性和增值性,可能造成歌曲本身的社会效益和盈利能力之间的失衡。
比如,国内就出现了巨头公司通过长期独占三大唱片公司和其他音乐公司的独家版权,以限制竞争对手获取全球最有价值的音乐资源。这也是版权资本化过程需要引以为鉴的。
我国音乐版权的资本化道路还有多远?
虽然音乐版权资本化对音乐产业有利有弊,但毋庸置疑的是,随着知识产权相关产业在世界经济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大,知识产权证券化作为金融创新的新手段对缓解融资困境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尤其是在受疫情影响,全球音乐市场遭受重创的情况下,音乐行业迫切需要一个新的变现渠道。
近年来,我国音乐市场规模和用户人数大幅增长,中商产业研究院预计到2020年我国数字音乐市场规模有望达到700亿元以上。庞大的音乐市场对优质的音乐作品存在巨大的需求,而近年来内地的原创音乐也处于蓬勃发展中,而音乐版权证券化正好可以筹集资金,助推优秀音乐作品的创作,繁荣音乐市场。
此外,技术的突破也加速了消费场景的拓展,物联网中流媒体与多种产品的集成使得流媒体消费变得越发普遍。如预先装有Spotify和Apple Music CarPlay的宝马、沃尔沃和福特汽车,通过语音命令轻松播放音乐的亚马逊的Echo和苹果的 Homepod智能音箱,将Spotify集成到Android Wear和Samsung Gear Fit手表中,IoT时代将创造出更多的商业可能性。
当万物互联带来音乐场景的全覆盖,音乐版权作为歌曲不可剥离的内在价值,其资本化的潜力便更加凸显出来。2018年,美国著作权版税委员会(CRB)裁定,到2022年将流媒体歌曲作者的版权费率从10.5%提高到15.1%,不同场景中的音乐版权的价值也将逐步激发。
然而,当下音乐版权的证券化在我国却推行困难,版权权属问题则是首要障碍。影响证券化可行性的版权问题分为两类: 一类是怎么处置所有权问题,另一类是如何使版权合法化的问题。
我国版权体系的分散,涉及版权的所有权时,要明确版权的归属便要经历很复杂的一个流程。而大卫·鲍伊当时正是因为拥有唱片目录中所有歌曲的版权,才使得他得以完成证券化交易。其次,共有版权的行使和同一唱片存在的多元权利主体,都会限制歌曲版税证券化的实现。如果版权属于共同所有,当两个以上的所有人没有共同参与交易时,该版权的证券化价值可能会减少。
由于时间和精力的限制,音乐人无法确切了解自己的作品被何人、何时、何地使用,更谈不上按照市场规则收取报酬。因此,有一个机构或组织来代表自己行使权利,解决相关的版权纠纷,是非常必要的。目前我国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主要有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和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但目前其应有的作用还还没有很好地发挥出来。据报道,中国超过60%的作者没有版权公司帮助他维权,只有11.31%的音乐人是音著协会员。因此,要写增加版权证券化的可能性,提高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的运营效率是当务之急。
业务运营方面,也可以借鉴Hipgnosis这类公司的成功经验。比如Hipgnosis的业务重点在于建立多元化的投资组合获取曲库,如此便可以减少投资于单一艺术家所带来的风险。通过建立版税池,可以分散由于某一艺术家的受欢迎程度下降而给未来版税收入带来消极影响的风险。而且一个多样化的组合,也有利于符合不同听众的喜好,从而得到更加广泛的传播。
虽然之前国内在音乐版权证券化的现实实践并没有成功,但通过技术手段和商业逻辑的防守构建出更具想象力的变现模式,让音乐版权开发出更大的价值,推动音乐产业收入的规模化,无疑是值得探索的。
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ah02.cn/banquan/haiwai/4439.html
责任编辑:admin
首页 | 商标 | 专利 | 版权 | 政策 | 服务 | 维权 | 全国 | 知产 | 图片

商标宝·知识产权平台 手机:13965191860(微信同号) 皖ICP备19018200号  技术支持:商标宝

电脑版 | 移动版